汇款银行/帐号联系我们访客留言
网站首页公司简介精品线路宾馆酒店神州美景三峡游船三峡美文
关键字搜寻 搜尋Tips
三峡旅游热线_走过,才知美丽
更新时间: 2018-8-21  被阅览数: 4685 次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当坠石已经甩开,当风雨已经飘散,一道绚丽的彩虹背倚险峻的夔门,飞跨长江两岸夺目地绽放时,赤甲楼上,我们激动的欢呼,久久的欢呼。一路上的风尘,绝对是值得的。 

徒步三峡,是因为我们不想当匆匆的看客。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让人们出行更便捷和惬意,却也使得细致的感觉渐渐消失。由于时间的因素,整个西陵峡我们在客船上度过,中午西出南津关,雾锁重山,原本欣赏的好时机,怎奈客船匀速前进,就像看纪录片一般,眼球转动,而脚步却不曾挪动。虽然风雨依旧打在我们面前,但无法触摸这山水,无法随性的停留,思索,不免只是立体电影的翻版而已。特别是路过三峡大坝,依稀可见人影在屹立如山的泄洪口前渺小如沙粒,但实在不能设身处地的感觉“高峡出平湖”的豪迈风姿。 

还好,巴东以后,我们不再是看客,触摸大地的一瞬间,终于三峡和我们一齐前行了,巴东的老码头,石阶斑驳,看的出经年累月的冲刷,已经不再棱角分明,拆迁中的库区老房挤在水线上,黄昏中显落寞。因为枯水,台阶走了很久,好不容易爬到出口,无意回头,长江第一次,我在高处遥望,千百年来你一直这样于山谷中流淌,无论挑担的小贩竹制的小摊,还是锈迹斑斑的铁制码头,抑或毫无完整的台阶,一切和现代没有关联,我想起了《天云山传奇》,想起了长江码头上送别踏上“劳改”之路的父亲的那个片断,竟然如此清晰!历史的一幕已经谢去,但历史的场景依然令人动容。 

巴东的夜,如果没有光亮,简直就是漆黑不见五指,你可以听长江,但绝看不到长江,象是溪水的哗哗声,却又闻汽笛在轰鸣,你可以想象大河波涛,但怎么也听不见激流勇进。 
平生第一次领教了“麻辣烫”,也从此决定再也不碰那玩意儿,除非迫不得已。有时候觉得刻骨铭心的抗拒也是深刻的体验。回旅馆的路上,雨一阵大一阵小,不由的想起李商隐的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不过,自己还没有那么多离愁,只是感受到了氛围的相似。 

次日,真实的徒步从摆渡船开始,别看摆渡船毫不起眼,它可是两岸人们出行的唯一工具,站在甲板上,我们就贴在江面上,如此近距离注视这抚育中华大地的长江,时而汹涌,时而平和,江面出奇的宽阔,也出人意料的蜡黄。也许现代化同样无时不刻地镂刻这山山水水,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我一直以为行走于山水间,应该做到身心合一,没有必要突兀在期间。当一船的客很难分辨谁是游人,谁是过客时,行走的过程才会自然,才会所有的人处在一样的状态,尽管这很难。所以我选择“蛇皮袋”,保证基本生活的蛇皮袋。一个人走昆明时,虽然没有被认为是打工的,却被认为是跑单帮的,这让我有点莫名其妙的“虚荣心”,巴不得多点人这么说。 

船舱里,分明的两派,面无表情的背篓的挑担的乡民和一幅幅东张西望,连江上飘浮的塑料袋都会好奇表情的1/10专业的步行者。真的觉得有点格格不入,并非贬低别人,而是那帮北京的哥们,比我们还要武装的连同我们十个人是不是太招摇了?我们哪里知道这里的人们活的还是艰苦的。 

莲子溪上岸了,风景是不怎的,印记是深刻的,就那么一小段悬崖,全体通过就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狂摆“扑死”以资纪念,造就了《上海一周》的处女秀。嘿嘿,很得意哦。爬上千里纤道上的一点就那么得意,看来我们这一代在某一点上是退化了。 

风景,到底是什么?论景色,黄山九寨都无与伦比。三峡并不出色,徒步三峡最美的风景是和谐:山水和谐,交流互助的和谐。走过,你才知道。我们的团队是幸运的,所有成员直到今天都怀念。杨家棚到楠木园,几乎无路可走,可以用披荆斩棘形容,手指扎破,潮湿难当,杂木阻隔,感谢有人挥刀砍枝作手杖,感谢有人毫不留恋地掏出创可帖,也感谢有人不吝惜体力的一把接过行李,有人上下求索为大家开辟道路……. 

艰难地攀上绝壁栈道,竟然是如此的欣喜,这种感觉远非和我们打招呼的游船上的朋友可以比拟,我们欢呼,摆脱了任何的束缚;我们欢呼,体味到互助的快乐;我们欢呼,逃离了钢筋森林,享受彻底的原始。我们欢呼就是猿声,两岸啼不住的猿声。 

眺望,长江东去,古今多少事,都默默地记入波涛之中,当我亲手抚摸过你的身躯,才知道劈开千万重山绝对不是轻而易举的,我敬重。 

入住培石,同伴们好像特别喜欢洗澡,而我宁愿留着汗水遁入山村的夜晚,至少表明来这里,付出过辛苦。值得,在一脸汗水,一声泥泞,身心疲惫时看见曙光,在调一种面目,换一幅表情之前,我想会更感触当天的一切。 

第二天的徒步,相比楠木院可以说是金光大道了,沿着前人的定型的道无须考虑什么,往前往前,只是时间稍长。仿佛老天爷非常地公平,徒步没有历练,哪能有感觉呢?于是乎,雨,不起而至,飘飘洒洒,起先,那肯定不当一回事的,觉得雨中徒步很好玩阿,薄舞笼罩江面,细雨划过脸庞,不要太有诗意哦,况且朝着神女峰的方向,心想雾中的神女一定婀娜多姿,仪态万方,啃着桔子黄瓜,我们欢快地上路。渐渐的,雨伞不能遮挡划过身间的雨水,拉拉头不休不止地刺痛可爱的脸庞,泥水一点一滴地渗满整个鞋子,一段时间我们沉默地走着,倒不是产生什么畏难情绪,总觉得天不遂人愿,有点发牢骚的心态。 

这里想说说装备问题,其实除了专业技术要求高的活动,如攀岩、登山。其他如一般穿越,徒步,装备是越少越好,有基本的就可以了,除了不能拉风之外,好处多多,一、轻松上路,有背五十斤的力气不如多走五十里路,古人说:身轻如燕,如燕才能飞入寻常百姓家阿,看遍世间的千七百态阿;二、乐趣多多,拿这次徒步来说,全是tnf,coleman哪里来后面烤鞋子,穿解放鞋的轶事呢(装备排别打我哦);三、灵活机动,想到哪里就哪里,随时可以调转方向,不必存放东西,走来回路,而且心情也轻松不少,特别觉得像个普通人一样的游走容易混进当地的圈子,省得好奇的眼光打量得不自在。这里仅代表我的意见,不同意见的就当没看见。 

所幸,大家都很有耐性,这点小困难真是小case,我想这更多源于共同地对自然的爱好,走在天地之间,再长的路,再大的风雨,只要我们能够,就可以走下去的。 

五个小时,走的时候觉得长阿,快结束了,又觉得短了,人是很蜡烛的东东,拥有的时候不感觉道什么,失去才知珍贵,哈哈,围城的道理么。旅行同理,所以看个彻底,走个明白。神女峰的脚下,无论从那个角度,都不能令我想象出神女的美丽形态,还是后来青石的老人们叙述了其中的故事,我喜欢实在的东西,传说,过于虚幻,没能记住。讲是这样讲,真正的面对神女峰时,我还是冲着她大喊大叫,一种潜意识绕得我心笙荡漾,就算看不见你的美貌,也让我听见吧,回声悠远空灵,我装作傻瓜一般,屏住呼吸,扬起头,静静享受神女带来的讯息。青翠的山林为你点缀,缥缈的云雾为你梳妆,奔腾的长江为你滋润,这里的确适合出现神女,她到底在不在呢? 

子夜时分,披衣出门,一片静谧,连狗儿也睡去,毫不知情一个过客跑到大老远去出工,仅仅一盏静默的灯提醒。背过灯光,还寒的风吹静了心,站着,面向长江,听不到波涛,因为我在175米的高处,瞳孔适应了黑暗,突然发现神女峰和我平行而立,没有月光的晚上,轮廓竟然如此的婉约柔和,没有突兀,没有尖刻,只有舒缓地展开,安静的伫立。 
寂静,寂静,凝视着对岸的神女峰,美丽在心中升腾,现实中神女无可遁形,她,只可能出现在心中。 

青石的夜晚,最最像旅行者的夜晚,十二户人家安分地守在高处,目睹长江的兴衰,从北而来,向东流去,三峡库区拆迁又使得老屋在水线以下的全部荒芜,曾经国民党的屯兵重镇到即将高峡出平湖的壮举,青石就像一幕戏一样,登上舞台又落下了帷幕,还好没有退出历史,我们得以歇息。 

惊叹我们居然把村里的鸡给吃光了,最后一盘羊肉也消灭了,砸把砸把嘴,还恬不知耻地要求晚饭再上一只鸡,想想好笑。 

轮到烤鞋了,一天的泥泞不可避免的打湿了浑身上下,除了一颗快乐无边的心。其实,湿了其他又算得了什么呢?于是乎,烤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么,烤鞋最重要。女孩子毕竟很心细,有的居然打电话回上海问细节问题,在我看来,只要烤的不坏脚就成,粗放是粗放了点,但是好养活阿。呵呵,大家的鞋子都满厉害的,一双双美丽的大脚轮番上阵,烤到精彩,还冒热气,味道各异,这时候,谁也顾不了谁,干的鞋子要紧哪,至于脚气的混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拉。 

很快第三天,我们到了巫山,因为客观原因,小三峡算是泡汤了。打心底里,我满遗憾的,眼前的美景错过,岂不可惜,为了服从大局,认了把,当时嘴上没说,可我还是想写出来。 

巫山,能够为我想到的就是脍炙人口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种沧海横流的印象似乎已经蜕变成物欲横流了,也许实质偏颇,我们并没有深入它,可是仅仅从渡口的两个环节让我怀疑想见到元稹的巫山已经是南柯一梦了:包车司机出尔反尔;渡船的掮客损公肥私,两元说成十元,还要我们不要告诉交十五元的游客们。真不知道是谁改变了他们? 

小风波没有影响前进的步伐,淌过一段宽阔的江面,进驻瞿塘峡的入口大溪镇,这次终于是自己错失良鸡,我和岚岚率先登上小镇,联系好曾经垂涎欲滴的鸡,却被剩下一帮小人得志似的伙伴们强行喊回岸边,吃起面来,还被宰了一下,疯特。滑稽的是,吃饱喝足的家伙们后来又上去了,听说联系好的鸡正是传说中的“罂粟炖鸡”!这下,彻底郁闷拉,每个人的肚皮可都是十鼓铁硬的。我幸灾乐祸,暗忖:谁叫你们猴急。 

下午,摆渡到信号台,最短的瞿塘峡我们要一跃而过,长江有些湍急,万仞悬崖直插江面,虽险,路却更好走了,一方面几天的高强度,栈道已经不是畏途,一方面瞿塘栈道的人工痕迹已经清晰,佐证:这段已经收费了。我们需要的仅是象猴子一般的蹦蹦跳跳,天空依然阴郁,小雨淅沥,我们却已经跑置于脑后,唱起歌,说起笑话,拍起相片,也恣意地乱摆扑死,端详对岸的石刻,古代的骚客们满有空的,也满无聊的,对这石头乱涂乱刻,现代人还认为是宝贝呢。 

行走间,雷声隆隆,头顶上传来清脆的撕裂声,仰望,我的妈呀,石块飞流之下,我从来没有这么心虚过,狼狈过,双手包头,狂奔不已,用一个词形容绝不为过:抱头鼠窜,躲进凹缝,清晰地眼见石块坠向岸边,快的你看不清楚是大是小,溅起一阵灰尘,足以砸碎任何一样坚硬的物体,包括脑袋。虽然并没有落在我刚才的位置,就怕万一的心态还是要有的。看见大家都无恙,纷纷击节。我们庆幸没有发生意外,也庆幸目睹这场意外,聚在风箱峡的空地上,张望着发生坠石的岩壁和悬棺发愣,我们本来是看悬棺的,无意间经历了坠石,许多精彩在设定之间非常丰富,在意料之外同样惊奇,甚至惊心,我喜欢这样的遭遇。 

接着走,又是一脚的泥水,这时的无声是向目标冲刺的发力,夔门在不直觉中穿越,无论长江中断夔门夺门而出的神勇,还是夔门豪迈、雄壮地耸立于长江边,我都不得不佩服,高山不能阻挡奔腾的激情,水流不能切削坚毅的表情。同样也不可阻挡我们前进的坚实步伐。当两手支撑双腿爬上赤甲楼,我们长吁一口气,从行程上,算是走完了!!! 

雨很巧合地停止了,倚在炮台边,回望千百年来一直奔流不息的长江:终于我也有机会走过最美的一段。像完成一件任务似的自在啊。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bright率先惊叫:彩虹,你们看,彩虹!!!只有可怜的大兵不识时务地干别的活去了。 

哗啦,全围上来了,久久地欢呼,此时的彩虹,如此的绚烂,飞跨夔门两岸,映在滚滚的长江中,夺目地美丽,是老天爷的褒奖么?可能吧。我更愿意相信它一定会出现,因为我们坚定地走过了。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长江三峡,瞿塘峡,巫峡,西陵峡

    上一篇三峡征服了她_三峡红叶征服世界
    下一篇清江山水旅游-长阳清江之行游记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团队风采 / 三峡风情 / 汇款方式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24小时电话:0717-6863910 6863920 1330-8601145   地址:宜昌市时代广场A座17楼
24小时贵宾服务专线:0717-6863920  QQ在线咨询:377501456  

版权所有:宜昌市中国旅行社&中旅CTS旅游网    Email:377501456@qq.com
国际旅行社许可证号:L-HUB-03163  鄂ICP备09005718号